<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07537833548\46blogName\75%E6%96%AD%E7%BB%AD%E6%B6%9B%E5%A3%B0%E6%96%AD%E7%BB%AD%E9%9B%A8\46publishMode\75PUBLISH_MODE_BLOGSPOT\46navbarType\75BLUE\46layoutType\75CLASSIC\46searchRoot\75http://xutaozhou.blogspot.com/search\46blogLocale\75en_US\46v\0752\46homepageUrl\75http://xutaozhou.blogspot.com/\46vt\0755506846902955748551',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我也矛盾了

4.03.2009

呵呵,想写点什么的时候,放了点音乐,看看我播放列表里的东西,竟他妈的把自己逗乐了, Poker Face,灰色轨迹,我怎么能同时喜欢听这两首歌,看到这个列表,可能有人就蒙了~,把我也整矛盾了。
一想写点啥,就想以理想和现实开头,我的九年义务教育的底子打的还是真扎实。但这种Zhuangablity 的潜质竟然被自己固执的坚持到了30几岁,我都有点佩服我自己了。我是不是该换个理想了,换个不和自己较劲的理想了,是我最近在思考的问题,在这么折腾下去,我又能去哪呢?其实,最重要的原因,我好像渐渐丧失和自己较劲的勇气和动力了。我从来不跟人比,有人说我安逸,但我知道,我比的是我自己,而且是死气白咧的跟自己较劲。真他妈的难,都说和人斗其乐无穷,跟自己玩,更有意思。
快30了,累了,不想和自己玩了,该换换了!

一切从家徒四壁开始

3.10.2009

家徒四壁,在古代是被用来形容很穷的一种状态,搁在北京,似乎有些不太妥当,因为,当你拥有了一个只有四面墙壁的小家的时候,你的感觉是满足,拥有,和一种结束了漂泊的惆怅。
于是,当我们站在那个空空荡荡的白色和水泥色混合而成的空间内,我们知道,这个将是我们的家, 一个将会承载多年积累下的对家的印象的空间。生活经历的关系,住过不少在一段时间内可以称之为家的房子。每个这样的房子都会给我们留下一个对家的印象,在这个即将成为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家里面,便成了所有留下印象的家的混合体。所以,装修更像是一个寻找记忆的行为,你在实现每一个留在你脑海里对生活的种种细节。

空间:

对空间的需求,是我们回忆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首先我们需要一个厨房和餐厅在一起的空间,有人把它叫做开放式的厨房。东北人好热闹,儿时的记忆经常是一群亲戚朋友,围在一起,吃饭喝酒的场景,喝酒的时间又常常很长,于是,一边男人们在喝着酒,一边女人们在灶台边忙碌的景象,便成了永远都难忘的画面。准照着这样的回忆,一个卧室被一分为二,改成了一个与厨房相连的餐厅和一个更衣室。那个餐厅也便成了房子刚刚装完后人气最旺的区域。不同的是,女人在一边家长里短,男人在另一边油盐酱醋。

厨房和餐厅的分割式一个方方的岛台,在阳光明媚的周末早上,两个人在吧台的两面,吃一份丰富的早餐,又或者是,和家人朋友们一边聊天,一边展示自己娴熟的刀工,甚至是一群朋友围着吧台,把酒言欢。所有的这些,都承载在那个宽宽厚厚的,高高的吧台上面。

步入式的更衣室,是一个酷爱逛街试衣的女孩,对家的一个小小的奢望。那里要有一排排的衣服,一层层的鞋子,和抽屉里面的可以放满花花绿绿饰品的多宝格。如果,在加上一排射灯和一面墙壁的镜子,那就是一个完美的更衣室了。

阁楼和暗室恐怕对有点轻度自闭的人,有一种安全的感觉。于是一个跳高的尖屋顶,被分割成了上下两个部分,中间留着一段可一个俯瞰和仰望的通道,上面的阁楼,又被设计成为了一个可以隐藏起来的暗室,外面被设计成一排书架,抽动某本特殊的书,便可以开启通往另一个空间的暗门,于是居家变成了一个很有趣味的体验。

主卧里的主卫,更多的是来自对市面上那些家居杂志的认同,因为,从小到大,并没有住过可以直接通往卫生间的卧室。按图索骥,主卫的门必定是玻璃的,但完全透明又恐难接受,于是玻璃上便喷了沙,据称这种半透的状态会更加的浪漫,

颜色、材质

有两个品牌对我的审美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苹果和无印良品,于是乎,对纯粹的,大面积的单色调有种近似偏执的狂热,一个物件,超过三种颜色和质地,便会令我心烦意乱,于是,所谓的田园风格,对我有这极强的杀伤力,每每看到布满红色小花,绿色叶子的白色质地,便有一种从精神到肉体的双重抵触。我的这种固执,直到装修完成之后,我才恍然大悟,早知自己的这种独特的审美,当初的种种选择就会变得很简单了,红色的橱柜,黑色的门,黑色的客卫,白色的床,黑白两色的主卫,黑白两色的沙发,遗憾的地方也大多来自这种对同一区域内第三种颜色和质地的不满,橱柜中的那个玻璃门,楼梯的红色的踏步,玻璃的围栏和银色的钢架的搭配。以及地板,这个底色的不纯粹。

固执有时候也会遭遇妥协,在我前期勾画的图画里,客厅的地面应该是清一色的白色瓷砖,光亮纯粹,不含杂质。妥协之后,变成了现在的地板,所幸的是,借助着良好的采光,在阳光的照耀下,地板反射的颜色,测光看去,也是一片纯色,于是,便略有安慰。

还有那个纯黑色的洗手间,这个色调似乎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的改变,虽然,后期带来的不好清理的毛病,但似乎也没有改变我们对这一块空间的喜爱。黑色,其实是一个非常不好用的颜色,因为,黑色在吸收了所有颜色的同时,也吸收了人对其材质的关转,选择黑色的材料,材料本身的质地成为了选择黑色的重中之重,只有上乘的质地,才能凸显黑色的气质,否则,黑色只能对丁点的瑕疵有着巨大的放大功效。白色也是如此,放弃了对颜色的考量,可以更加的专注于对品质的挑剔,对质地的感悟,如果,有个机会,可以让我再一次的打造一个空间的话,我担心,我会弄一个纯白或纯黑的空间出来。



家里大大小小的几扇门,我还是比较满意的,厨房的那个,只会在公共场合里出现的一贯到顶的大玻璃门,被我搬回了家,这个门连同主卫的玻璃门,都出自一家之手,据称,赶时间的关系,门框的烤漆,是在汽车修理厂里完成的。和我按照自己爱车的颜色,选择的橱柜相呼应。也颇有炫耀的资本。还有那几扇木门,楼下的清一色黑,楼上的清一色白,纹理上和家具相呼应,统一和谐,总算让家里添加了一点叫做风格的元素。

还有一扇门,不得不提,虽然,还没有完工,却在我的脑海里勾画了很多次,就是阁楼上暗室的那个门,记得有部电视剧叫做黑洞,里面的聂明远有个装饰成士兵宿舍的暗室,隐藏在一排书架的背后,虽然没有他那么多需要隐藏的城府,但是,对那种可以躲进自己的世界的安全感的追求,我也希望拥有一个那样的暗室。按照我的构想,在书架的掩护下,一个可以向内推动的暗门,可以完全不被人发现,又满足了自己的对神秘感的那种追求。

娱乐视听

按照流行的说法,我有“宅”的潜质。对家居视听的布置和添置,也成了一个装修房子的重要地方,无奈何,经济的限制,那个高清投影+影院音响的构想只能停留在布线阶段,但重要的,留下了希望,留下了,对这个家改造的无限乐趣。二楼的这面墙上,应该会有一个投影,找个悠闲的晚上,把自己窝在厚厚的沙发里,放一部片子,无论是故作品味的小众电影,还是根本不需要大脑观看的大片,都能让忙碌了一天的大脑,放松. 一楼的客厅与阳台之间,预留了卫星电视的借口,如果那天规则允许,可以享受每周一集的同步美剧,抑或是早上被不知所云的BBC新闻,也算是对自己当年刻苦学习英文的一点点的回忆吧。

软装

关于软装,有两种解释,第一种,是软的材质,诸如窗帘,贴纸。另一种,是更软的,无法触及的一些叫做会议的东西,比如照片。窗帘的选择,我完全没有意见,因为我知道,如果放任我的选择,那么这个家会彻彻底底的变成某种关于冰冷,略有强迫症倾向的行为艺术。所以,把窗帘的选择权,交给女人,她会给这个家添加一些温暖的元素。还有厨房的卡通贴纸,让你恍然大悟,原来这个房间的主题竟然是青蛙!

照片的问题,似乎是一个颇大的工程,首先我们要从近十年的照片里选择那些可以挂出来给别人看的,哪些自己看起来更美好的。另外怎么布置这些照片,也必将是一个浩大的工程,所以目前为止,这个工程和阁楼上的暗室一样,还停留带客人来参观新居时的说辞阶段。

露台

险些忘了,我还有个露台,一个可以烧烤的露台,从某种意义来讲,它是我们选择这套房子的一个重要砝码。那是一个,居住在城市钢筋水泥中的打工族,对富裕悠闲的田园生活一点小小的奢求。没有草坪,我们可以养花,没有通幽的曲径,我们可以铺上装修剩下的瓷砖,如果在加上些涂鸦作品,就正好恰当的表达了一点反叛的味道。还有就是可以在夏日的傍晚,呼朋唤友,坐在啤酒箱子上吃烧烤!

左右间

7.12.2008

阳光很不错的下午在一个叫做左右间的地方,以为离这个彻底被艺术氛围包围的地方,就可以培养一点自己的艺术细胞,然后,再假模假式的写点东西,想当然觉得自己是个与艺术相关的人,这种生活方式我把他叫做装逼的生活

在这个装逼的生活状态下,莫名把自己优质化,理想化,远离现实,不再担心越来越买不起的房子,不再担心越来越买不起的汽油. 让自己不再清醒,陷入了一种自以为还不错的精神境界, 以为自己丰富,以为自己快乐,以为自己可以这样无忧无虑的这样过一辈子.在这样的书写状态下,自欺欺人的掩饰了一些与生活有关,与工作有关的忧虑. 这种生活状态就像毒药,让人不由自主,让人流连忘返. 所谓的小资生活,可能也就是用暂时的优质生活状态,来掩饰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的差距.

back to trace

7.08.2008

看着自己一年前仔细经营的blog,竟然有些感动,为那时的敏感和偏执,重新的回到这里,却不在为了打发空虚的时间,为自己过去的一年的收获和生活状态的改变不免有些唏嘘.不免的想在这里继续下去,继续自己一个创造的梦想和对某些追求的偏执.

一个精神病的自白

5.24.2007

两个多月没有更新了,我在这两个月里,成功地完成了一个从抑郁症患者到精神病的转换。其实我什么都没变,唯一改变的是我的体重,那个曾经让我引以为豪,后又自惭形秽的体重。不断的压抑自己的物质诉求,是我改变精神状态的良方,在不断的压抑中认清自己的本来面目,是我这两个月的时间里最大的收获。随遇而安的个性在装逼的掩饰中渐渐看不清了,特立独行渐渐的变成了掩饰自我的最好武器。当一切的面纱都被摘下的时候,发现了自己的渺小, 渺小不是问题,问题是不要后悔自己渺小。

精神问题

3.07.2007

一部电视剧,一句简单的对话,都能让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于是,上周,我在不停的越狱和逃亡。昨天,又开始在一座基督教堂里翻阅大量破烂的圣经。我想,我有精神问题。



昨天,在酒精和回忆的刺激下,竟然有些兴奋,有些快乐。在回家的路上,又陷入了一种巨大的莫名的忧虑当中。我怀疑,我有精神问题。



办公室的视野很好,加上晴朗的天气,可以看见远处的西山,上面甚至还有雪的痕迹。在这样纯净的有些圣洁的空气里,我知道,我有精神问题。









powered by performancing firefox

高莺莺

2.09.2007

章文的博客 | 章文的博客 | 博联社

宁静

2.06.2007

重读《瓦尔登湖》,被朴素的宁静所震撼。在我的观念里,宁静是舒适带来,是那种从肉体到灵魂的舒适。是那种在暖暖的阳光照耀下,把自己深深地陷入对气味的迷恋和对往事的追忆当中的舒适。在那样的气息的围绕下,被心底那片湖蓝草绿深深吸引的宁静。体验过那种宁静,便不愿再回到繁芜的现实中来,不愿再回到市井的嘈杂中来,于是,刻意的回避现实和嘈杂以及内心中所有的烦躁成了我追求宁静的最佳途径。然而,并不是所有的现实都可以逃避,并不是所有的烦躁都可以平息,这个时候,我重读了《瓦尔登湖》,重新思考我对我的追求的宁静的定义。宁静是铅华洗净的释然,宁静是放手后隐隐的痛,宁静是对信念的坚定,宁静是对远方的希望。我宁故我静。

Better MAN

2.05.2007

Send someone to love me
  I need to rest in arms
  Keep me safe from harm
  In pouring rain
  Give me endless summer
  Lord I fear the cold
  Feel I am getting old
  Before my time
  As my soul heals the shame
  I’ll grow through this pain
  Lord I’m doing all I can
  To be a better man
  Go easy on my conscience
  ‘cause it’s not my fault
  I know I’ve been taught
  To take the blame
  Rest assured my angels
  Will catch my tears
  Walk me out of fear
  When I’m in pain
  As my soul heals the shame
  I’ll grow through this pain
  Lord I’m doing all I can
  To be a better man
  Once you’ve found that lover
  You’re homeward bound
  Love is all around
  Love is all around
  I know some have fallen on stony ground
  But love is all around

powered by performancing firefox

回忆

H市,冬夜。那天很冷,我们找不到一个遮挡寒冷的地方,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兆头。夜很黑,既没有浪漫的月光,也没有传说中的繁星点点。我说,我爱你,你说,为什么?我知道,我们将在一起走过很久很久。我没有问那个俗的问题,因为,那时我们还很年轻,想要装酷,或者说,我认为我自己有答案。今天,我问了我自己这个问题,我迟疑的给了那个同样的答案,迟疑的原因,是我们不再年轻,是我很想问当初那个没有问的问题,或者说是想得到当初那个没有得到的答案。

Q岛,太阳很毒,毒的在你身上留下了永远的印记。我们把命运的远方赌在了一个连眼前都看不清的人身上,我在赌那个我认为我知道的答案,我又一次的忘记了问你,究竟在赌什么,是给结果找一个原因,还是为原因找一个完满的结果。

T山上的回忆,是我今天突然看到五元人民币的时候勾起的,我们站在那个著名的石头的两侧,茫然,疲倦,幸福。然后,我偏执的翻找每一个毛主席背后的景色,我以为,我们都去过,或者,我认为,我们将会到那里去。

B市,我们瑟瑟发抖,我们披星戴月,我们对将来充满了想象。我忘记了,又没有回头看看我们等车后面的那片灯光,那片有一天会给我带来温暖,会给我带来向往,会给我带来思念的灯光。

Y国,那段被我称之为梦的岁月,我甚至不能证明我到过的那些地方,在太短的时间内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会让人眩晕,像做梦。但是,我清晰地记得一个疲惫的,阳光灿烂的下午,我像喝醉了一样,周围明亮的色调,让我的脚步轻快的像在飞翔-只因为耳边有你的声音。。。。。。

我的思绪暂时的停在这里,因为我突然发现,原来回忆也会很累,让人喘不过来气,或者只是因为烟草的关系,我要停下来,喘一喘,等一等,你先走吧!也许,就像你说的,也许只是也许,我会追上的,问一问那个我一直想知道的答案。